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教育

万界图腾 第44章 血灵冰焰

2019年10月08日 栏目:教育

万界图腾 第44章 血灵冰焰飞蝗刃大杀四方,钟岳也终于如愿地掌握了命魂驱物的真谛,危机在顷刻间解除,钟岳回想着刚才的一幕幕,心中有了一

万界图腾 第44章 血灵冰焰

飞蝗刃大杀四方,钟岳也终于如愿地掌握了命魂驱物的真谛,危机在顷刻间解除,钟岳回想着刚才的一幕幕,心中有了一丝明悟。

命魂驱物绝非简单的操控,在操控之上还有更高一级的融合。在命魂进入飞蝗之灵身体的一瞬间,钟岳心中出现了一种相当奇妙的感觉,似乎两者融为一体,飞蝗之灵嗜血的意志也传递到他的心中,让他心中生出凶厉嗜血,粉碎一切的可怕想法。

好在他立刻坐守本心,才没有被飞蝗之灵反噬。从刚刚的接触来看,想要真正发挥出灵器的强大实力那就必须与器灵的力量融合,唯有这样才能将灵器发挥至。

但这样也有坏处,那就是如果本身不够强大,就很容易被器灵的暴戾之气影响,特别是像飞蝗刃这种用血祭之法祭炼的灵器,其反噬更是无比可怕。

洞穴之中,此时已经是满是碎肉,那些被用以血祭的血灵族被抽干了全身精血,而且之前诡异的幼女也消失不见,连气息都完全被抹去,似乎从来未出现过一般,不变的就是青年所处的地方那滩血迹,还是如此的殷红诡异。

而且经过刚才血色剑气的肆意横行,洞穴的入口已经坍塌,一个巨大的巨石将这一处变成了退无可退的绝路,而且这个洞穴是在山的中央,山壁非常厚,足有十米,根本无法靠人力击穿。

钟岳眼神为之一凝,一时之间不知如何是好。

本以为自己掌握了命魂驱物,可以在冰皇祭中大放异彩,可是还没有等到冰皇祭开始就被困在这种地方,着实让他非常无比沮丧。

然而,就在钟岳不知所措之时,只见那一滩血迹突然缓慢地动了起来,形成一个漩涡,血色的液体如泉涌一般出现,沾染在周围的残肢之上犹如火在燃烧。

是的,就是火在燃烧,而且这火并非一般的火,而是冰冷刺骨的冰焰!

从血潭之中生出,火苗迅速窜动,仅是眨眼间就将四周的尸体灼烧地化为灰飞。

钟岳心中大惊,可这时火苗已经窜了过来,眼看就要波及自己,钟岳立刻释放出冰寒灵力,准备将这古怪的火焰挡住。

可是他刚想有动作,星薇虚弱的声音就在脑海中响起:“快住手,那可是冰焰,还是冰焰里面等级较高的血灵冰焰,要是想死你就用你那点冰寒灵力去扑灭它试试,嘿嘿,想不到你小子倒是福大命大,经受住血灵之女的攻击不说,还趁机掌握了命魂驱物,现在更是遇到了血灵冰焰这种可遇不可求的东西,你小子的运气真是让人嫉妒啊!”

“血灵冰焰,那我要怎么抵挡?”钟岳听着对方那虚弱中压抑着兴奋的声音,不解道。

“抵挡,为什么要抵挡,你不知道这玩意是命轮树的养料吗?”一听钟岳的那句话,星薇就气不打一处来,紧接着说道,“你个笨蛋,给我看清楚了,看我怎么把这火给吃了。”

星薇说要,命轮树疯狂地摇曳起来,一下子将窜过来的血灵冰焰包裹而去,然后树根丝毫不忌讳冰焰的灼烧能力,直接就是扎根下去,猛地就吸附起来,仅仅是四五息的时间,窜过来的冰焰就被吞噬殆尽。

星薇打了个饱嗝,目光灼灼地看着那血潭中的冰焰,毫不掩饰贪婪之色,“说你笨你还不承认,你不知道冰火碎灭轮依靠的就是冰火之力吗,天行命轮术既然能够让你融合冰火之力,那作为它本体的命轮树怎么可能会害怕血灵冰焰,不要说血灵冰焰了,就是异火当中的存在焚天炙焰老娘也吞得下去!”

对于星薇的话,钟岳倒是并不全信,也许这家伙以前是非常强大,可那已经是不知道多少年前的事情了,以她现在剩余的那点微末力量,连自保都有难度,可偏偏又喜欢大放厥词,如果真的事事都信她,那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不过看她刚刚的表现,似乎对于这诡异的冰焰还真的有克制之法,而且可以明显地感受到她体内多出的那股强烈的灵力波动,像是进补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似的。

血灵冰焰似乎拥有自己独立的意识,刚才吃亏后也是非常忌惮,虽然对命轮树同样流露出贪婪之意,可却并不敢再度越雷池半步。

不仅如此,它还一点点地向着血潭深处退去,想来是要忍痛逃离。

眼看它这样,星薇立刻笑道:“小子,你不是想要得到第二铭纹和练成冰火碎灭轮吗,眼前就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只要把这血灵冰焰拿下,那我可以保证,你不仅修为能够大进,而且可以为以后的修炼铺平道路,甚至一举练成冰火碎灭轮也未可知。”

星薇的话极具诱惑,但钟岳并没有立刻听从她的话去追逐逃离的血灵冰焰,而是略微沉吟了一会。

这山洞已经被封死,凭借人力根本就无法短时间内破开,而且这里没有食物水源,根本就无法坚持过三天。

值得一试的出路显然就是那血潭,可血潭之中的血灵冰焰却是个麻烦。

思躇再三,钟岳终还是决定入血潭中一探。

“嘿嘿,这才对嘛,快点过去把那团冰焰抓住,老娘重重有赏

!”眼看钟岳终于有了动作,星薇笑得双眼都眯成了一条线,磨拳擦掌就准备大吃一顿。

待到他走近之时,血灵冰焰已经顺着潭水逃离,而且潭水也从浓稠的殷红变成了清澈见底,似乎是完全从此地转移,无从寻觅。

见到这一幕,钟岳心中大定,那团血灵冰焰的特征太过明显,此时却完全消失,想来这里必定有出口,否则如此鲜艳的红色无法隐蔽。

想到这里,他心中油然生出逃离的希望来,于是直接就走到了潭水的边缘,一跃而入。

只是,当钟岳身体完全浸没其中之时,潭水深处,一个漆黑无比的地方蓦然颤动了一下,随即就恢复平静,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

这一切钟岳都并未察觉,然而星薇嘴角的笑容却越发的灿烂起来。

成都早泄去医院多久能治好
哈尔滨中心医院妇科专家
云南治女性不孕不育哪家医院专业
上饶女性不孕不育检查医院
河南哪家治白癜风好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