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育儿

离婚女为救尿毒症前夫复婚捐肾称你活着才有

2019年07月03日 栏目:育儿

离婚女为救尿毒症前夫复婚捐肾 称你活着才有家(图)进手术室前,夫妻俩互相安慰 。赵金阳摄  19日下午两点,在(山东)烟台毓璜顶医院病房

离婚女为救尿毒症前夫复婚捐肾 称你活着才有家(图)

进手术室前,夫妻俩互相安慰 。赵金阳摄  19日下午两点,在(山东)烟台毓璜顶医院病房,32岁的临沂女子董丽丽跟患尿毒症的丈夫紧紧相拥后被推往手术室。今年5月,已经离婚的董丽丽知前夫赵华海患上尿毒症后提出复婚,并决定把自己的一个肾捐给他。19日傍晚6点,手术结束,董丽丽的肾移植到了丈夫体内。  为给前夫捐肾,她提出复婚  “他照顾我十几年了,现在轮到我照顾他了。我一定要救他,留住我们的家。”19日上午,毓璜顶医院泌尿科病房,董丽丽正坐在病床上等着丈夫赵华海回来。  “他去透析了。”这是个清秀又朴素的女子,大大的眼睛,扎着马尾辫,才32岁,头上已经有了不少白发。“有半个月了睡不好,今天很紧张。”董丽丽笑着说。  一年以前,董丽丽还和丈夫在临沂兰山区大岭镇过着平静的日子。夫妻俩开了一家很小的商店,平日里丈夫出去打打零工、给人换煤气,董丽丽时常出去做工。去年年底,因为孩子的事,两人大吵了一架,一气之下离了婚。董丽丽说,离婚后,因为要照顾孩子她时常回家。  今年5月,赵华海被查出尿毒症。医生告诉董丽丽,要想治,是换肾。但是,非捐赠的情况下换一次肾就要十多万元,而且肾源很紧张。“用别人的肾,我们根本花不起这个钱。”董丽丽说。6月的一天,董丽丽突然跟赵华海说想跟他复婚。“我说,干吗要复婚。”赵华海说,这时自己不想连累她,但是董丽丽说,“以后看病、做手术之类的总要家属签字,要是不复婚我没法陪你看病。”  此时,董丽丽早已做了决定:要给爱人一个肾。“医生说,只有亲属或夫妻关系才能把肾给他。”  一连几个月,赵华海都没同意妻子的决定,可终他拗不过她。“我一定要救他。”在毓璜顶医院,说话慢声细气的董丽丽特别坚定。[1][2][3]下一页手术后,董丽丽被送进普通病房。 本报 赵金阳 摄  “这可能是她勇敢的一次”  2011年夏天,董丽丽和丈夫进行了配型,结果让人惊喜:合适。“医生们都说,多少年了,很少有夫妻配型成功的。”赵华海说,这也许真的是他们的一种缘分。  但是当二人到医院准备做手术时,却因为结婚证上的钢印不清楚,加上离婚、结婚的时间间隔过短,怀疑他们不是真夫妻的相关部门没有给他们办理手续。董丽丽不得不一再地跑,又到民政部门开具证明,才把手续办了下来。8月的一天,在临沂住院时,一名医生看着一边照看丈夫一边来回奔忙办手续的董丽丽说了句:“这怎么不是一家人啊?”  19日上午,在毓璜顶医院,赵华海说,平日家里有什么虫子、小动物死了,她都不敢看。在医院病床上,放着一摞献血证,每隔半年董丽丽就要出去献一次血。“她其实是个很善良的姑娘,但是很胆小。”说起妻子,赵华海笑了,继而眼圈又红了,“这可能是她勇敢的一次。”  进手术室前,夫妻紧紧相拥  这一天,对于董丽丽和赵华海来说,特别长,也特别短。  上午9点多,跟说话的时候,董丽丽时不时望向门口。采访结束后,这个个子不高的女子一溜小跑地去了二楼透析室,“我不在那儿,他心情会不好。”  在病房里,夫妻俩交流不多。赵华海一米八多的个子,浓眉大眼,是个很硬气的男人。即使是离手术时间已经不多了,他依旧平静地躺在床上,时不时跟亲戚交代几句。董丽丽一直很紧张,因为怕影响丈夫的情绪,她自己站在屋外平复心情。  下午1点55分,距离进手术室只剩5分钟了,一名医生进屋来叫董丽丽。赵华海坐了起来,向病房外看去。已经换了手术服的董丽丽走进来,坐在丈夫身边,夫妻俩都没有说话。忽然,董丽丽握住了丈夫的一只手,赵华海用另一只手盖在妻子的手上,轻轻地、像哄着自己女儿似的跟她说着:“不用紧张,睡一觉起来就结束了,就都好了。你在外边等着我……”  下午两点,董丽丽站起来准备走了,但赵华海这时却像个孩子似的抱住了妻子,董丽丽的头贴在丈夫的胸前,二人紧紧相拥,眼泪不住地流……这一次,反倒是妻子劝起了丈夫:“行了,没事,老赵。”前一页[1][2][3]下一页4小时,她的肾换给了丈夫  从下午两点手术开始,直到近5点,董丽丽才被从手术室推出来。她面色苍白,双眼紧闭,医生把她推入病房休养。晚上6点,赵华海也被推出手术室。  “手术应该说挺成功的。”毓璜顶医院泌尿科副主任医师杨典东告诉,手术中血管一接上,赵华海就开始有尿液了。目前他需要在重症监护室进行至少一天的观察,看是否会出现排异反应。杨主任表示,多数的排异反应可以通过药物来解决,但是仍然不能放松警惕。  杨主任告诉,手术虽然成功,但是这只相当于治病治了一半,今后赵华海必须长期服药,将要花费的医药费可能得几十万。在病房,董丽丽的母亲告诉,这次手术花去的近十万元钱都是亲戚们东拼西凑凑的,手术后的费用他们还不知道怎么办。“我们都是种地的,已经拿出了所有的积蓄。”老太太流着泪说。  “你活着,才有家”  记 者:再有一个小时就手术了,害怕吗?  董丽丽:害怕啊,今天一天都心跳得很快。  记 者:怎么决定要给丈夫捐肾,没跟家里商量过吗?  董丽丽:我给我妈打过一个,她能理解。去配型的那天我就想一定要配上,即使配不上卖掉一个肾我也要救他。我说,你活着,我跟儿子才有这个家。这些年都是你在照顾我,你病了我就得照顾你了。  记 者:你说这些年家里都是他承担着?  董丽丽:对,他是个很好的人。上中专的时候,那时候我们很穷,都是从家里带煎饼去学校,吃咸菜。那时他省下钱给我买饭,给我打水。结婚了家里大大小小的事还是他照顾我。穷的时候,我们俩一起捡破烂,但是回到家看到儿子,吃了饭一起看看电视,就觉得很幸福。平日里多挣上十几块钱,一家人上超市买点好吃的,也觉得很幸福。  记 者:手术后可能还需要很多钱,想过怎么办吗?  董丽丽:不敢想以后。能挣多少挣多少,到真的没办法的时候,也不后悔了。他生病以后,送煤气罐都是我去的,六层的楼,不能想,如果想就肯定搬不上去。什么也不想,就想着搬上去就能挣6块钱,一咬牙就上去了。( 孔雨童 郇恒吉 胡跃东)  这就是爱  这是一个身高不到一米六的女人,说话的时候声音不大,时不时眼圈就红了。站在她那高高大大的丈夫身边就像一个小姑娘。然而此刻,这个柔弱的姑娘却一个人扛起了丈夫生的希望,扛起了这个家的希望。  他得了尿毒症,她给他捐出一个肾。这个女人为了什么?我问她,她很不好意思地笑笑说,“我们感情很好,我……爱他”———这声音小得快听不见了。但是她还是敢说。  她一直在对着丈夫笑,即使哭的时候眼里也都是坚定。  当《非诚勿扰》里的女孩高调宣称“宁愿坐在宝马车里哭”的时候,当相亲会女孩的展示卡上对男士“要求条件”中多数写着“必须有房”的时候。我忽然被这样一个女人感动。我忽然觉得她很幸福。当我们在家庭中变得越来越暴躁,越来越斤斤计较,越来越轻易地放掉、承诺,也许我们已经丢了应该珍视的东西。( 孔雨童 郇恒吉 胡跃东)

前一页[1][2][3]

拼团小程序制作
银豹收银系统
有赞微商城平台登录

上一页:公安部多措并举规范执法保障亾权7z7z

下一页:没有了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