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金融

2016年有色金属价格重心整体下移态势料

2019年04月10日 栏目:金融

2015年以来,全球金融市场动荡分化,大宗商品市场深陷周期性熊市,在美联储开启加息周期、中国经济结构改革的背景下,铜为代表的有色金属价格承压

2015年以来,全球金融市场动荡分化,大宗商品市场深陷周期性熊市,在美联储开启加息周期、中国经济结构改革的背景下,铜为代表的有色金属价格承压,伴随实体产业洗牌重整加剧,行业景气度下滑信用风险增加,部分过剩产能被迫出清,预计2016年有色金属价格重心整体下移态势将延续,反弹仅视为阶段性修正行情,建议投资者抓大放小,关注政策性变化及行业重整力度,建议保值客户优先介入锁定利润,投机客户以反弹沽空思路。

1、全球经济分化,商品市场将承压

从全球宏观来看,2015年12月美联储宣布加息开启,尽管短期市场可能炒作靴子落地利空出尽,但加息周期的开启对大宗商品中长线构成利空影响。美联储表示,此次加息之后货币政策仍然保持宽松,实际利率路径将取决于经济前景和数据,美联储对加息节奏的判断依旧是渐进的。

从加息路径来看,美联储对未来利率路径预期点阵图显示,美联储多数官员预期2016年底利率可能达到1.375%,这意味着按25基点/次的加息速度,美联储2016年可能加息四次,12月会议后的利率期货显示市场预计美联储下次加息概率超过50%的时点是2016年3月,多数金融机构也认为美联储2016年加息可能将至少三次,预计将提振美元指数维持相对强势,并可能对亚洲及拉美地区新兴市场构成冲击。

从全球经济动向来看,美联储在2015年不断暗示可能加息又一再延迟,或因对美国经济前景的谨慎及对海外经济的不确定性,体现出美联储货币政策与全球经济和金融市场的互相影响和制约。事实上,近年来美国经济前景良好一枝独秀,而全球其他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速相形见拙,各国主要央行抛售资产的倾向对金融市场构成紧缩效应,流动性危机和资产价格重估已开始出现,亚太及拉美地区等新兴市场面临经济低迷、货币贬值、资本外流等多重考验,特别是资源性国家因大宗商品价格低迷而陷入深深困境。

从国内经济环境来看,我国实体经济当前依旧缺乏向上的内生动力,有色等传统行业在政策定向发力中正处于画饼不充饥、望梅不止渴的尴尬境地,央行货币政策报告中关于不能过度放水,妨碍市场的有效出清的措辞与习大大的供给侧改革相呼应,暗示实体对未来的宽松货币政策难报奢望,有色行业景气度持续下滑,且金融属性褪色之下社会库存流出压力加大,而房地产新工开工增长受限,电线电缆的铜需求外强中干,其他终端消费行业也缺乏亮点,预计有色行业重整洗牌预计将更趋激烈。

2、产业深陷寒潮,抱团取暖挨冬季

从大周期的角度来看,大宗商品已结束黄金十年并处于熊市周期中,重工业供应弹性较小、需求弹性相对较强的特点,使得行业产能增长难迅速掉头玻璃钢水箱
,而下游消费增长已陷入萎靡。在上游矿物原料的相对紧缺尚未到来之前,铜铝锌镍等有色金属整体均呈现供大于求的格局。当然,行业大熊市下不乏阶段性反弹行情,在有色金属价格大多创下数年来新低后,行业动态供需在价格变化后的再平衡以及市场利空被透支后空头离场,往往推动商品价格的在年内展开超跌反弹的修复行情。

从全球供需增速来看工业地板
,虽然江西铜业和铜陵有色等国内十家大型铜企在11月底已召开会议并达成初步协议,计划2016年将精炼铜减产逾35万吨,但35万吨的规模相对于2015年月中国累计产铜量645万吨来说,减产数量仍相对有限。根据国际铜研究小组(ICSG)预估,2016年全球铜矿产能增幅为4.2%,而精炼产量增幅在2.3%左右,预计2016年全球铜精矿过剩增速在3%-4%左右,呈现铜精矿整体宽松格局。

从精矿加工费来看,2015年国内冶炼厂进口精矿热情高涨,目前进口铜矿占国内供应量的80%以上,而江西铜业与智利矿业公司安托法加斯塔经过紧张谈判水箱品牌
,在12月中旬达成2016年铜加工粗炼费/精炼费(TC/ RC)在97.35美元/吨和9.735美分/磅,按照行业惯例,国内其它铜冶炼厂将以此作为参考价与矿商开展谈判。尽管该长单加工费水平略低于2015年,但加工费足够完全覆盖国内铜冶炼商的完全成本,预计冶炼上在有利可图之余缺乏大规模减产的动力,而矿山产能由于前期投入高、投资周期长,难以在短期内实现产能增速迅速掉头,因此预计2016年精铜供应仍将整体宽松,使得铜价难摆脱周期熊。

从信用风险来看,伴随大宗商品金融属性逐步淡化,有色产业在产能过剩、连年亏损、流动性衰竭的背景下信用风险的提升,加上金融市场投资者的风险偏好降低,更促使有色等风险资产遭遇更强卖压,进一步促使类似嘉能可流动性危机的重磅炸弹威胁市场。目前国内无论是短融、中票、企业债还是公司债,均已有实质性违约案例发生,其中建材、有色、机械等重工业已成为市场信用风险的高发重灾区,而中国有色行业在政策定向发力中处于画饼不充饥、望梅不止渴的尴尬境地,有色企业在去产能、去杠杆和现金流恶化和财务成本高企之间挣扎,2016年有色企业信用风险的威胁将进一步加大。

3、铜价内强外弱,反弹沽空为主

时值岁末年初,有色金属产业暗流涌动,尤其是各色利多传闻甚嚣尘上,多空双方围绕全球宏观环境、动态供需平衡、资金流向与市场情绪等话题持续博弈,地缘政局危机、自然灾害及收储传闻等其他因素也扰动市场。当前有色金属在低位震荡拉锯,反弹存在客观需求,且多数投机空头缺乏控制现货货源能力,因此往往推动有色品种经历大幅深跌后出现空头平仓推动的超跌反弹,但趋势性反转是困难的。

从资本角度来看,受制于资金逐利及监管加强影响,近年来国际资本纷纷撤离大宗商品市场,而信用风险的抬头也令银行业对有色融资贸易加强管制,金融属性的下滑使得有色价格抗跌性削弱,考虑到全球宏观经济整体不乐观,大宗商品信用风险增加,铜博士在金融和商品双重属性压力下难有太好表现。

从期货市场来看,2015年四季度国内大量资金自涌入有色期货板块,多空对峙交织的背后实际是资金-现货博弈,当前做空资金发力的主线逻辑不改商品熊市周期、供需不均衡、隐形库存流出等悲观现实,而多头信心主要来自宏观环境好转、国储等政策性刺激、产能清出等预期。值得注意的是,截止2015年四季度全球精炼铜表观库存在50万吨左右,考虑到当前铜融资萎缩及供大于求形势,仓储及贸易商过去的铜库存游戏将变得困难,隐形库存流出风险威胁铜价,而国储收铜将构成短期强刺激。

整体来看,考虑到大宗工业品仍处于宏观金融环境不稳、供需整体疲软及信用风险加大的大环境中,铜市在熊市周期中承压寻底,行业重整和产能清出动作将托市,但反弹行情多为阶段性修正,2016年铜价料延续震荡下行走势,但人民币贬值趋势或推高比价,LME铜低点或在3500美元/吨附近,对应于沪期铜年度低点可能在28000元/吨附近,而上方强阻力或分别在5500美元/吨及44000元/吨附近,建议投资者抓大放小,关注政策变化及行业重整力度,建议保值客户优先锁定利润,投机客户以反弹沽空为主。

(:中冶有色技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