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健康

镇妖册 第四十一章 疑问

2019年10月06日 栏目:健康

镇妖册 第四十一章 疑问“师父,我有些事想问问您,您有时间么?”杨万江才放下饭碗,林晓枫就有些迫不及待的问道。杨万江拿起手边的

镇妖册 第四十一章 疑问

“师父,我有些事想问问您,您有时间么?”

杨万江才放下饭碗,林晓枫就有些迫不及待的问道。

杨万江拿起手边的毛巾擦了擦嘴,又端起茶喝了一口,漱了漱口将茶水咽了,这才慢慢的开口道:“你到书房来,永林,你的报告书写好了没有?”

方永林恭声道:“下午我就能交给您,要不要先口头汇报一下?”

“不用了,几个小鬼都摆不平么?你去忙吧。”

方永林起身点头应是,看着快步离开的师父,方永林眼里满是好奇和不解,师父这分明是要支开自己嘛,师妹和师父到底要说什么事情呢?为什么要瞒着自己呢?

林晓枫扫了方永林一眼,赶紧跟着师父向外走去。

杨万江整理了一下衣服,慢条斯理的坐在书桌后面的太师椅上,林晓枫先给师父沏上一杯香茗,这才在书桌对面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杨万江铺了一张宣纸在书桌上,用手展平,又压上两个白玉镇纸,打开砚台倒上一些清水,拿起一旁画着金色花纹的墨条缓缓的磨了起来。

林晓枫只是坐着看着,杨万江喜欢自己磨墨,据说这样能平复心情,磨墨就像是在磨自己的性子,林晓枫静静的看着,觉得自己心里的焦躁似乎也随着师父的研磨而悄悄的消散着。

“你是想说许行空的事情?”

“嗯,师父...”

“小枫,许行空的事情你别管,照我说的做就行了,记住,这件事以后都不要问,更不要跟任何人探讨,如果有人问起,你就说许行空就是我们准备好的一个饵。”

“可是...”

“没有可是!”杨万江的语气出奇的严厉,这让林晓枫不由得有些不安,师父可是很少跟自己这么严肃的说话的。

“那,好吧,我知道了,师父...”

杨万江放下手里的墨条,脸上露出一个林晓枫熟悉的笑容:“好了,这事时机成熟了自然会告诉你的,你可是我得意的弟子呢,要对自己有信心哦,来笑一个,别整天冷着脸,白费了大好的青春啊,想当年师父我在江湖上混的时候,人称万人迷...”

“师父,您确定是万人迷而不是万人憎?我记得上次青玉道长说...”

“打住,打住,青玉那丫头的话不能信,说道青玉啊...想当年风华绝代,一点也不输给你呢,可惜,这丫头一心要继承师父的衣钵,啧啧,浪费资源啊!”

“师父,您这是编排青玉道长么?我下次告诉她。”

“别啊,你到底是谁的徒弟呀,我就是回忆一下过往的青葱岁月,你这丫头...哎!人生若只如初见呀...对了,我今天就画青玉那丫头,想当年‘雪峰妖气八千丈,一剑斩却十万魔’,那是何等风情啊!”

林晓枫看着师父花痴的样子,心里不由得有些好笑,既然师父这么喜欢青玉道长

,为什么却天各一方,相忘于江湖呢?

书房里安静了下来,过了一会,杨万江从自己的幻想中苏醒过来,干笑了一声抹了抹嘴角,抬起手像是赶苍蝇一样的挥了挥道:

“好了,小枫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别在这烦我,我要安心的作画,正好青玉丫头的生日快到了,嘿嘿...”

林晓枫撇了撇嘴,师父嘴里总是说要送礼物给青玉道长,但是却从来都没有实现过,林晓枫很怀疑,师父这份感情多半都是自作多情罢了,人家青玉道长根本就看不上师父吧?老实说,师父这性格确实不讨女人喜欢。

只不过,这些话林晓枫也不敢直接跟师父说,再说她也没兴趣跟师父探讨这些,既然师父赶人了,林晓枫嗯了一声站起来行了个礼就告退了。

林晓枫的脚步声渐渐远去,杨万江缓缓的抬起头,凝滞了片刻,将手中的狼毫重新搁在砚台上,侧头看了看关在书房墙壁上的一幅画,那是一副池塘月夜图,除了池塘和明月之外,还有一个男子的背影,画中弥漫着一股静谧悠远的气息。

看了一会,杨万江叹了口气,眼神里闪过一丝复杂难明的光芒,痴痴的看着画中人的背影,喃喃自语一般的说道:

“师父,我这么做到底是对还是错?”

......

林晓枫穿过走廊下了楼梯,却发现师兄方永林还在客厅喝茶,并没有去忙他的报告。

听到脚步声,方永林扭头笑着看向林晓枫。

“师妹,好久没一起喝茶了,来聊聊吧?”

“不了,我还有事。”

林晓枫一如既往的冷漠,方永林苦笑了一下,轻轻摇头道:“这么忙么?”

“嗯,有任务。”

“还是那个伏击任务么?是不是对方已经识破了我们的计划?毕竟那诱饵的出现有许多不合理的地方,说起来,那个叫许什么来着...”

“许行空。”

“对,许行空,这人到底是何方神圣?不会真的是师父或者别的门派秘密培训的弟子吧?他出现的太古怪了,背景又奇怪的过于简单了,连我都怀疑他的来历,更何况那些妖魔呢。”

“不知道,也许吧,不过你没有觉得好奇么?”

“好奇,倒是有的。”方永林眼里闪烁着一丝冲动的光芒,看样子他倒是真的对此有些兴趣。

林晓枫却冷冷的一点头,语气平淡的说道:“既然你也会好奇,那他们也会,我回去了。”

方永林一怔,随即明白过来林晓枫到底要说些什么,只好无奈的再次苦笑了一下。

“那好吧,下次有机会聊聊。”

“嗯。”

目送林晓枫出了门,方永林眼中的强烈好奇再也不用掩饰了。

与其说他在好奇许行空在这个突然出现的家伙,还不如说他好奇师父跟师妹到底在干什么?又为什么要瞒着自己?

不过想到门派和组织森严的纪律,方永林还是压下了心里旺盛的好奇和一丝隐晦的不满。由于人族和妖魔斗争的残酷性,双方的态势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所以严酷的纪律是一切行动的基本的保障,方永林从小在这种环境中长大,他是不敢挑战这些规矩,去明目张胆的打听林晓枫的任务,但是,方永林心里却留了个心眼,对这件事默默的关注起来。

......

镇妖册折腾了半天之后许行空不得不放弃了,也许杨万江和林晓枫根本就是在耍自己,又或者是许行空资质是在太差,反正不管许行空怎么折腾,也没有从镇妖册里面发现修炼的秘密。

于是,许行空只好将注意力转移到那些科普知识书籍上,许行空发誓自己从没有像现在这么认真过,哪怕是以往读游戏说明书和攻略也没有这么认真过。

只是看着这些书册,许行空才知道自己的语文原来都是体育老师教的,这里面不认识的字词比比皆是,其中多是一些闻所未闻的名词名称,其中涉及到的动物、植物大多数许行空连听都没听说过,比如眼前翻开的这本《正版山海经》中,九成九的物种许行空都没听过。

许行空只能悲催的一个个字眼的抠,好在现在是络时代,内事不决自然有人可问,通过搜索引擎,生字生词瞬间就能找到答案,甚至还能找到这些名词的出处,许行空惊讶的发现,这些生字生词很多都是出自《山海经》这本书的。

可是奇怪的是,这本正版山海经与上的山海经的内容却天差地远,上的山海经更像是梦话连篇,而且叙述十分简单,就像是蜻蜓点水一样点到即止,而面前这本正版山海经内容则非常的翔实,对每一种物种都有详细的说明,从来历到特点,从属性到用途,林林总总,内容十分的丰富。

更让许行空惊讶的是这本书本身也很神奇,如果用目录大致算算字数,这书册肯定超过百万字,可奇怪的是这本书就这么薄薄的一册,只是书页仿佛翻永远也不完一样,也不知道这书页都藏到哪里去了?许行空能肯定,这书册一定也是一件灵器,只是,这灵器相当的鸡肋,只是能让厚厚的书册变得薄一些而已,也不知道这是谁想出来的,何等的蛋疼。

“东北五百里,曰条古山,其上有亹冬草...”

“我看看啊,原来这个字读...嗯,亹(门)冬,上说是天门冬草,可以药用,清肺抑火,滋阴润燥,嗯,很普通的中药材嘛。这里...咦喂,亹冬草,有莹润如玉,大如中指者,可择入药,其能滋润阴元,平抑心火,为养元丹、清心饮等主药,人以为稀。”

这些药草还不算什么,其中讲述的动物和奇物就更有趣了,有趣的让许行空浑身汗毛直竖,正版山海经中记载的所有动物都是妖,奇物多为怪,林林总总的妖怪各有诡异吓人的能力,有的远远看一眼就能让你失魂落魄死于非命,有的听听叫声就能让你五迷三道丢了小命,还有的能散发无形无质的毒气嗅之即死,有的能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你身边,将你的脑瓤子当做零食吃,还有的看似是天才地宝,可只要你用手一摸,那么恭喜你,你可以重新投胎了...

许行空看的头昏脑涨冷汗淋漓,终于将只看了一小部分的书册用力的合上,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长叹了一声嘀咕道:“咱祖先还真不简单,整天净跟这些家伙斗了,幸好,其中的大部分都绝种了,要不然...”

那情景太美,许行空不敢想了。

虽然心里还有些畏惧,但是许行空心中也油然生出一股豪情,一想到那无数前辈披荆斩棘沥血厮杀的种种,不由得心向往之,恨不能早生六千年。

重庆治疗妇科病的多少钱
哈尔滨早泄到医院怎么治
南京医院看妇科
汕头园盆腔炎治疗医院
郑州性病正规的医院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